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滨海茂名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52|回复: 0

爱情在陶土中安然盛开

[复制链接]

20

主题

20

帖子

18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8
发表于 2017-8-5 06:4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美丽人生 于 2017-8-5 11:36 编辑
/ S2 G* |2 |* ^0 Q) |' D* U' j, H. c, o. ?( l" c6 }" i, o8 o3 _9 W
1 n4 j0 K+ G) C; k8 c" t
    2 b( n1 ^/ `3 h3 }, S! j
   
/ g! a! `; Z% M    爱情在陶土中安然盛开
- A, x5 Y, q8 f; Z       $ g9 D5 r* c2 s) O4 V2 U% c3 R
   
! ]+ z( b- r# {% j      3 x0 W( \0 u) H: v% K$ g+ Z
    稿子又一次被主编给退了回来。还被批评状态不佳,无精打采。! b5 D9 U- Y$ `  B; ?, z
      ; G( D/ h  D/ q0 \6 F3 y3 q: M8 C
    冰箱里除了冰冷僵硬的面包外空无一物。
* }. y$ E* }# B1 d8 j! b/ A      
, R1 x' c" @; l% N; z, F    和小麦的冷战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,打破了记录。8 l/ ]0 D( l4 C8 G
      
3 l. z$ f- p6 G    心情真的是有够郁闷。* u1 t  E+ \: R6 y; V
      # {6 ^) L  _# j2 Y) j5 e1 f2 g: V2 O! u
    都市的空气呼吸时间久了,连脑袋似乎也变的和水泥一样僵硬。真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1 _+ p* ]2 G- p0 y      
. y7 t( z8 |& E& l! Z, h    所以当老总说有一个人物专访要去苏州郊区的时候,我很是积极的领旨谢恩。一是为了远离沉闷无趣的工作,暂时放松一下,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好奇。
& b" L  `: y: V7 ]% X  P      7 B4 k! {) i7 {/ w* W
    我采访的对象是个女雕塑家,雕塑专业在艺术门类里属于重工业,一个雕塑家除了要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敏锐,还要有非同寻常的意志力和体力。很是艰巨挑战。
# p; J- w2 A3 A) \2 i! T. N+ T( u      ) I' E" ]0 ?4 G! @& n/ S, t
    雕塑家名叫未野,创作了一系列天真拙朴的陶塑,题名为[[时光]],非常受专家的好评,而我手上的一些资料显示她并没有接受过专门系统的教育,所以我就更加的好奇。
# z+ n1 y) ^* e      9 S  ?" o! J5 x
    未野的工作室在苏州郊外的一处农家大院,她本人也是江南小城人。在我的印象中,南方的蒙蒙细雨滋润下的她也应该属于外表恬美灵秀的姑娘。但是第一眼我是失望的:她看起来根本就是北方女孩,宽松的仔裤,一件白色的T恤混搭蓝白格子的衬衫,袖子松松的挽着露出微微发红的手臂,眉眼虽然清俊,但是却给人硬朗的中性感觉,也许是因为她的头发太过于凌乱疏于打理。
$ ^- o5 z& o' }* v( b      
0 S% C3 I: b$ V% j& {9 L/ i- Q    好歹我也是一个时尚杂志社的编辑,以我阅尽无数美女的挑剔眼光,未野给我的第一印象绝对是不及格。$ \( `% p5 t0 a4 _
      
) Z3 {; x3 O) q# D  P. u    将来意说明,我走进了她的乡间大院。院子很大,约有十几间房,分前后两个小院,院子里春红秋紫,大块大块的树阴,还有沉甸甸的石榴,葡萄架下两张竹椅,一张小方桌,很是安逸。
1 K0 V6 l% W. o2 l( a8 A& |7 f      
, O) _* t# }. a3 L    “院子布置的满舒服清雅。”我赞美道。# ^* m# m1 q. |( l3 r
      
4 |; _# F9 e7 d5 j    “随便坐。”未野态度很平常。她递给我一杯茶,是蓝花白底的杯子,水汤中伸展着几片青绿茶叶,茶的清香味淡淡的溢出来。我决定开门见山,先从这间乡村工作室聊起,“当初是怎么想到选在这里做你的个人工作室?”
$ [7 O2 N8 p) V8 p  g% I8 k" s      2 t( [" `1 ]5 G2 N
    “这座院子之前一直被原来的主人给搁置起来,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了,觉得很合适,再加上主人几乎是半卖半送,就拿自己的家当把它给买了下来。开始这里好象一个仓库一样,堆了很多杂乱的东西,收拾了有半年的时间才有了点模样。陶窑也是我自己动手弄的。# e7 n" E4 G' K$ z5 M) m7 h' {
        “其实烧制陶塑是最难的事情,失败是最常发生的事情,火的温度可以使陶塑发生无数的变化,所以最幸福最担心的事情应该是等待的过程。”未野说道。* [2 \' N" ?& t- f. b! j4 j7 ^& @
      
4 m# {. U& M: E& I1 y    陶窑坐落于院子的一隅。窑炉里常常是烈火熊熊,我 可以想象的出每次陶窑开启的那一刻,她的表情一定是焦灼而又期待的。  b3 W# F% |0 O: ^0 r
      
* n/ N( f& T3 \1 P6 r. ?    再然后我走进未野的房间,忽然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恍惚错觉,因为满墙壁错落有致的挂着从上海城隍老庙里淘来的照片,大小不一,照片上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女子。她们神情哀戚寂寞,或低头凝思,裹着美仑美奂的旗袍,眼神迷离,似乎在讲述着她们的爱情故事。5 p! k, s5 K2 N% P" @' \5 V# {
      
7 x3 b2 k" V+ g+ _% M    “你很喜欢搜集旧照片。是吗?”我打量着这些女子的照片。+ U1 c, i8 _+ l& c" I, y/ R4 S2 T0 C
      7 o0 N) `" E; g$ F& ]/ ~4 @
    “除了喜欢,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有感觉的。有时候我似乎感觉听到她们的声音,我不敢转身,怕惊醒她们的戚戚私语,当我感到没有信心的时候,我都会来到这里,感到自己又重新有了灵感。”
! C3 c6 W- o* H9 H( n      : B9 D! t. F$ L, W# S; t
    我看了未野的作品,很多是古典女子的陶塑,正是因为这些旧照片,未野的手指可以悄无声息的贴塑出一件旗袍,一张安逸秀美的脸。她们面目安然,眉目若隐若现。一双玉手轻摇团扇,步履轻盈。
3 j2 u3 r, P6 @; _- K      
( G  X% s$ M1 k8 z* f+ c    正是一点点的碰触,我可以感受未野细腻敏感的灵魂,我发现自己原来真的很浅薄,居然以外表来判断别人“这次采访很难忘,真的希望还有机会可以再见面。”采访结束时,真的有些不舍。1 t9 Q8 j8 A0 a
      
6 F. Y: \' s2 E: x2 T    回到杂志社报到之后,我急忙整理文字和照片,正在拼命中,电话响了。6 Q* G0 I" a, ]/ d
      
5 r  x9 i1 d# s5 B/ o+ l9 y$ b* a  K    “喂,哪位。”我接起电话。
' `  q  p7 B+ h* _) @      6 G* ]0 S9 F7 r5 R- x4 ]1 K
    “阿磊,出来吧,我们认真的谈一下。”是小麦的声音。
" S. c3 P# |- i0 W) N3 l4 d      * n* \6 @1 k" B4 X9 Q. E
    我有些意外小麦声音里的平静,这不象她的性格。因为这是冷战时,她第一次妥协。
. ]1 E, m7 \6 B) I6 j- z      
- _' n+ Y2 X2 C4 e+ q    “好吧,老地方见。”我挂了电话。+ T, b) f4 G5 e: M, t/ N# s
        {" h2 o2 ^2 y. q. ^
      0 d/ o7 Q" K+ c) I3 z- U& v) j$ A
      
+ c  J9 I( i4 K* I7 R4 n    “阿磊,这四年你对我真的很好,但是我们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在一起,我们还是分手吧。”小麦低着头,不敢看我的眼睛。她穿着名牌衣服,一张脸修饰的光鲜动人。! I: t4 [% h* b2 `) }) \! ]' ]
      
) G( S7 T- a3 I$ ~- o    而我只是一个小编辑而已。根本给不了她要的东西。城市里最经常上演的戏码,一点都不新鲜,为什么我还是感到它的杀伤力。
' J5 S0 s* r! N2 s5 c) y      
3 @+ m# ?/ C6 f$ p9 y) }# L    我看着小麦的眼睛,就是这双眼睛象天上的星辰一样温柔明亮。第一次最单纯的心动是因为它,最青涩的亲吻,也落在这双美丽的眼睛上。我宁愿相信我们是真的性格不合适,相信小麦依然是大学里那个温柔害羞的女孩。但是现在忽然感觉到遥远而陌生,好象从来都不认识一样。
# Q& _" y5 F! B7 j+ u' Z      ! D: C9 h+ m( C3 ?! N- ?$ @
    “好。祝福你以后幸福。”我努力的装做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无关自己。然后站起来离开。# w# n' P6 K! W5 [2 v+ \
      
- b( U$ F( j1 H" i    “阿磊,对不起。”小麦叫住我。
: |, y* r) }% S/ H% ?5 x+ u& }      " s5 a+ R" [% i" J: E
    “不必说对不起,两个人在一起很正常,不在一起,可能是因为缘分还不够。”" k7 |- G# A. u& |5 J
      
6 l' _3 X, @& Q5 K- V- K    失去了爱情,我用最老土但是非常有效的方式疗伤,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。反而被老总委以重任提拔。
$ \9 E' Y, ?, q' ~      
' i; n1 ]% t: Z/ u# I) k( s" m      + g$ }. _6 |3 V9 D
      6 P& [3 v: Z; b# P
    我也没想到会再见到未野,如果不是她给我的印象太深刻,我真的无法相信在PARTY上出现,身穿白色无肩小礼服的人会是她。因为是一个商业上的聚会,我更加的意外。
/ \- D: k  N' v! M( p& F4 b& N      
! d, h8 @( P% @' z; i+ q; h    未野化了淡淡的妆,很漂亮,和其他的人谈笑寒暄。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第一次见面时她素面朝天的脸。" |8 u  q( H" B5 t$ _# T
      2 g' t0 P+ ~6 }3 p+ W( _  ]
    我没走过去,在一角安静的坐着。
; o* G$ |6 o, d8 B5 m      
, c) U  G6 ?/ z# i9 Z4 S) g    未野也走了过来。面露出疲倦。4 h7 @( I& B5 ~9 n# D
      0 [9 L9 y% Y- {9 N8 p6 }) r
    “我看的出现在的你并不快乐。”我看着她。; F8 i5 o: [0 l$ e3 f
      
+ \: l/ z& p" H6 X  t) v. |" T- g% l    她微微的一楞,认出了我。“是你。你怎么也会在这里?”5 a1 P7 X3 m+ l% `: ~; {+ l
      
& @7 W6 |3 B5 k. X6 s9 ~) r! n    “是老总要我来的。我也想问你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) ?* t: J9 x' z+ z* S" E( \1 e+ x
      
- h% N7 Q5 c7 O    “我爸开了一家公司。前一段时间他脑溢血住进了医院,公司是他多年的心血,我答应他到公司里帮忙打理生意。”
4 L4 L3 U( c0 d+ z        Q/ e/ |- J3 ]$ ~4 ~
    “即使你对生意一点兴趣也没有。你也答应了。”# a7 u% |, o6 I( f% G
      
8 P, `' {% n, _$ s$ ?    “我爸的身体很虚弱。现在我无法开口对他说拒绝。”未野揉了揉太阳穴。
! i% l$ G# p3 s      ; r4 A0 g$ @+ t9 ^+ S
    “如果你想找人聊聊天,可以打这个电话。”我把电话号码留给未野。2 V: H# J, j3 Q& Q( l3 z
      3 x# h' a, T/ J4 \
    未野接过来,轻轻的笑。% u, ]8 [+ d9 d/ G) z# J. L, @$ s
      * H4 O# q$ ~% p6 e5 m! N% H  ~
    再后来就和未野很熟,经常在一起喝喝茶,看一下电影,她很聪明,对于商业上的应酬也已经可以从容应付,但是我知道她内心的最深处依然无法割舍对陶塑的渴望跟热爱。
. _# V9 w$ m$ R& s- Z      
$ i; Y  {2 b5 Y! i    “未野,准备好一些随身物品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拿到假期,我打电话给未野。
( E- `8 ^: l& R$ N. ~, L1 V& X      ! A: r" U6 `/ ~; H$ F9 x
    “什么地方?”
- m% Y) K8 i) t0 _. B) A- K) ~      
0 X. q2 J; B8 y    “现在不告诉你,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3 c2 i, |# w8 {' ?1 \      ; ]  h0 r) y. p7 x- k( |
    “这么神秘。”未野说到。“好吧,我到要看看是什么地方这么有魅力。”+ K, \, y& Y% n
      
4 J, u, h* e8 L+ c6 }  _1 H    当我们又出现在第一次相见的乡村大院时,未野转过来看着我。“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?”
# k+ ]/ e/ f+ C5 K      
: Y3 E/ n6 z" m4 J& t    “因为在这里的未野才是真正的自己。”我回答到。
. [: }) r& ?, [! [% M% v& o      
. m" _0 F8 _: L  \6 Y* T0 W    “谢谢你。”' \( M& l6 f3 r& U8 @! }( d; h
      
$ P3 \9 H+ W/ k9 H$ u    院子理的东西还象过去一样,没有变,只是落了一层灰尘,我挽起袖子就收拾,“未野你不必太感激我,我是因为住不起渡假村,又想到郊外透透气,所以才费尽心思的要到这里来住。”我故意的开玩笑。# x  P0 ?/ r/ h7 ]/ ~5 t+ z" B
      ( |" Z" ?* a0 \+ E( Y
    “真的是老奸巨滑。我要收巨额租金的。”未野笑着伸手打我。我又看到了那个真性情的未野。就足够了。5 |2 w$ k' |1 i: A
      ' l2 k$ Y9 y# u; p( u6 l
    晚上我使出浑身解数,将老妈遗传给她聪明儿子的厨艺给露了出来,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,还买了一些罐装的啤酒,我喝了好多酒,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,我只知道我讲了很多话。关于小麦,关于我离我远去的爱情。
) I  M$ b  z8 ?% R* o      / `" f# }/ A* E3 B. j( z) x& `
    未野一直在听。
; i' y( K1 Z6 j% v, Q    当我醒来的时候,未野在我的身边,“阿磊,你喝醉的时候一直问我,是不是城市里真的象别人说的那样没有纯粹的爱情,我也不知道答案,但是你愿意的话,我想做你的女朋友。”未野握住我的手。8 E0 Q/ d2 j3 k$ D& C
      . l/ o0 X, Z" ^4 w2 P
    我看未野,她一定使鼓足勇气才会这样勇敢。
$ i& T' h" `5 V+ E9 v2 ]      
( w0 w: [8 }2 o$ O1 \: K$ c& Z3 B    幸福的结局总是很相似,我和未野真的在一起。
6 h  K  a% w# }      
; u4 v8 P6 \( ?1 m# P    虽然城市里的水泥坚硬无比3 o  p7 K; `: p6 V
      . K; `  ~! g* Z7 L8 g7 ]; ^
    很多人说这里没有爱情生长的土壤。
* H* z- Z) N. t4 i! ~      2 |% O" B9 Z% F  {& v
    因为爱情太过脆弱,; {9 z. N& z/ P# O1 }7 Z& H
      
0 \) L" t; o6 M    面临的诱惑太多
3 D: S, Y3 u" K3 b  C7 c3 \' _      % `" R4 f3 n+ t& c
    我知道当我们的心不那么物质现实7 b& S& T/ T  k
      ( A( o7 R9 ?6 ]- Q# L7 Z
    爱情的花朵会在陶土里安然盛开。& K$ O* O+ X1 p: `; {* q
      $ R) u, ^) R6 n; ~* ]9 {
      
" [6 ?, V' w( B+ {$ c8 U, c. S; ~      $ ?6 H( x" C/ [4 z  u9 y  j
      + C* u4 ?4 S7 |! p  @
      2 M! V8 ?& P& s. D6 k6 b
  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